教育

近九成大學生支持學校開設戀愛課

作者:程思 畢若旭

發佈時間:2020-10-12 12:09:04

來源:中國青年報

“4.8分,滿分5分。”説起大一選修的網課《戀愛心理學》,天津外國語大學大三學生呂男男給出了高分。目前正處於戀愛狀態的她笑稱,最初選課的時候還是單身狀態,抱着“通過學習,找到愛情”的心態選擇了這門課。在課程中,她瞭解兩性差異,瞭解戀人應當如何相處,“最重要的是學習這門課後,更好地樹立了戀愛信心”。

據中國礦業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、《戀愛心理學》課程主講人段鑫星介紹,全國多所高校已開設“戀愛心理”相關課程。“課程名字可能有所不同,比如《戀愛心理學》《戀愛與人生幸福》《人生幸福課》《親密關係》等。”

近日,中青校媒面向全國1028名大學生髮起問卷調查。調查結果顯示,88.23%的大學生支持大學開設戀愛課。參與問卷調查的學生中,處於戀愛狀態的佔28.89%,有戀愛經歷、現在單身的37.55%,從未戀愛過的佔28.99%,處於暗戀或追求他人狀態的佔4.57%。

戀愛遇難題,大學生期待戀愛“良藥”

段鑫星介紹,最初為學生開設《戀愛心理學》課程基於兩個原因。一方面是瞭解到多起與戀愛出現問題導致的極端惡性事件,另一方面,段鑫星曾在全國數百所高校開展大學生心理健康講座及調查,發現對大學生心理健康影響最大的就是情感關係。“包括親情關係、人際關係以及異性關係。”

在一段情感關係中,大學生難免會遇到不易解決的問題,或難以疏導的心理狀態。中青校媒調查發現,如何解決戀愛中的矛盾和分歧、如何面對感情的結束是大學生最希望在戀愛課上學習到的內容,分別佔調查總人數的71.79%和71.50%;如何在感情中保護好自己(70.53%)、如何在與感情相關的關鍵時刻做出選擇(66.93%)、如何讓相處更愉快(66.73%)、怎樣更好地愛一個人(62.35%)等,也都是大學生希望學習的。

李梓超和女朋友戀愛兩年多,兩人是福建一所高校的同班同學。剛在一起兩個多月時,他們一起選修了《戀愛心理課》。剛談戀愛時,李梓超常常因為感到被“冷落”而難過。熱戀期裏,他恨不得每時每刻都和女友在一起,但女朋友在學生社團工作,有時會和共事的朋友聚餐。“我那時候佔有慾特別強,遠遠看着她和別人一起玩兒得那麼高興,就覺得難受,總希望她能把更多時間留給我。”兩人有時候會因此冷戰、吵架。選擇戀愛心理課,和他很想學習怎樣維護好兩個人的感情有很大關係。

天津一所高校的王晟恩選這門課的原因,是他平時生活裏見到女生,不知道怎麼開口聊天,更別説追求喜歡的女孩子了。

根據段鑫星的經驗,大學生在戀愛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,而出現頻率較高的問題集中在表白、相處,以及異地戀三個方面。“首先是喜歡一個人,但是不知道對方是否喜歡自己,不知如何表白;其次,相愛容易相處難,談戀愛過程中產生矛盾、衝突、分歧時,應該如何解決,第三個則是異地戀困擾。”

兩年前,就讀於天津大學的龍雨涵告別了一段異地戀。高考結束後兩人走到了一起,大學裏卻成了異地。在學校裏,看着別的情侶手拉手、一起吃飯,龍雨涵也想男朋友陪在自己身邊。“心裏難受的時候就容易吵架,而且也不想主動表露是為什麼。”

空間的阻隔讓原本清晰的問題雲山霧罩。一個假期前夕,男朋友到龍雨涵附近的城市參加活動,本想順路一起回家,但他又臨時了有別安排。在要不要去臨時安排的活動上,兩人產生了分歧,“後來我就不想跟他説這件事,拒絕溝通,最後因此分手了。”

上個學期,她選了學校的戀愛課,一門課上下來,龍雨涵總結,解決情侶間的問題,大部分圍繞着“溝通”兩個字。聽到老師的分析,仔細回想了那段感情,她“現在覺得當時如果為對方多考慮一些,結局可能會更好”。

戀愛課應該怎樣開

戀愛課的課程內容和龍雨涵想象中不太一樣。她本以為老師會講追求和戀愛的技巧,但事實上,這門課主要教大家怎樣和對方相處、怎樣調節心態。“不同的相處方式講得很全面,異地戀、姐弟戀、年紀跨度很大的戀愛,老師都會講到。”

李梓超則覺得,他的煩惱在戀愛課上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答。老師在課上提到,感覺自己被對方冷落是人之常情,不用因此感到難為情,正視自己心態的同時,和對方好好溝通,也學會給對方空間。這樣的心理引導,讓李梓超覺得很受用,“能讓我正確地認識自己的情感和兩個人的關係,就不會太糾結、太沮喪了”。

段鑫星用“百貨藥店”形容學生對《戀愛心理學》課程的印象,“每個進入課程的學生都像前來抓藥的病人。有的人需要失戀療傷藥方、有的人需要表白藥方,有的人需要戀愛啓蒙藥方,又或者有人抱着好奇心走進來看看。每個人走進這家百貨店時,都抱有不同的目的,但最終他們都在這堂課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‘商品’”。

林遠的愛情沒能撐到疫情結束。半年的時間裏,他和女朋友無法回到學校所在的天津,沒有見過一面,今年6月,這段感情無疾而終。從兩個人突然變成一個人,林遠覺得生活缺了一塊。他晚上經常睡不着,關燈躺在牀上,腦子裏都是兩個人一起度過的時光。

分手前的一個學期,林遠剛上過學校的戀愛心理課,課上專門有一個章節,教學生怎樣走出失戀的陰影。“要學會接受自己的悲傷和痛苦,但是為了避免一直難受,要想辦法開導自己,還要拉着別人開導自己。”

林遠覺得這段學習是有必要的。難過的時候,他會自己告訴自己,戀愛也好,失戀也好,都是人生中寶貴的成長經歷,經歷得越多,心智就越成熟。“走不到最後的,大體是確實不合適。誰能保證談一次戀愛,就能找到完美的另一半呢?”他現在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,“人總得往前看吧。”

李梓超所在學校的戀愛課在教戀愛心理的同時,也會穿插一些情感建議。“老師不會説大學生不該花錢給男女朋友買禮物,她建議我們應該為感情營造一些儀式感。”老師曾在課上問起兩人會送給對方什麼。“我一般會送她衣服、鞋子。疫情期間我過生日,她寄來了自己疊的99朵玫瑰花。我有時也會送她我畫的畫,我覺得畫得不怎麼樣,但她非説畫得特別好看。”這被老師當作“教科書式”的禮物,“在自己能力範圍內,送給彼此有心意的、對方需要的禮物,就是最好的禮物。”

任曉猛和任文亞這對曾為白血病患兒家庭捐贈一家油條店的90後夫妻,在接受中國青年報社發起、古井貢酒年份原漿古20特約的“家國同心,貢享美好”尋找青年眼中的愛情繫列活動採訪時,提及大學戀愛時,任文亞最喜歡的任曉猛送她的禮物,是一本記錄兩人戀愛點滴的相冊,“遠比花很多錢買的東西更有價值。”後來,兩人的婚禮也是從簡辦理,任文亞支持任曉猛把錢花在更該花的地方。“給那些家庭有困難的人送做油條的設備、教他們一門手藝,遇上急着用錢的就捐錢。”

段鑫星認為,戀愛相關課程應該引導大學生樹立正確的三觀,認識兩性差異,同時瞭解戀愛的本質。“戀愛的本質即親密關係,屬於社會關係的範疇,但並不侷限於兩個人的關係。情感的觸發是一個複雜的問題,它滲透着我們的價值觀、背景、當前狀態等多方面因素。”

大學生嚮往“情投意合,志同道合”的愛情

中青校媒調查發現,在參與調查的大學生中,有55.54%認為幫助青年樹立正確的愛情觀是戀愛課最重要的意義。其次是幫助青年解決戀愛中的實際問題(24.90%)、幫青年提升溝通力(8.37%)、幫助青年人找到愛情(4.47%)。

李梓超眼中理想的愛情,是兩個人興趣相投、一起努力奮鬥的。在和女朋友的相處中,李梓超能看到兩個人美好的未來。他們開始為共同的未來作規劃,“想一起考研,我倆經常一起去圖書館,雖然考上同一個學校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希望能一起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。”

“如果一段愛情,讓你變得自我懷疑、猶豫不決,負性情緒多於正性情緒的時候,你需要理性思考愛情的去向。好的愛情一定會讓彼此變得更好,它會讓膽怯的人變得自信陽光,它會讓你感到舒適、放鬆、自由。”段鑫星説。

花樣滑冰世界冠軍龐清、佟健的愛情也是“家國同心,貢享美好”尋找青年眼中的愛情繫列活動中的愛情故事之一。14歲時,龐清第一次把手交給佟健,兩人攜手站上世界冠軍的領獎台,並延續到如今的創業之旅。他們建立起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亞洲最大單體冰上中心,為中國花樣滑冰的發展培養人才,助力中國冰雪運動事業發展。

任文亞和任曉猛兩人從大學開始一起嘗試創業,曾經頂着零下十幾攝氏度的低温走街串巷賣保温杯,還被村裏的狗追;經歷過一開始學烤燒餅不成功,全家吃一個月燒餅。開始賣油條、做早餐後,任文亞有一次沒端穩沉重的豆漿桶,一桶滾燙的豆漿都灑在腳上,簡單治療後,她還拖着傷退每天準時出攤。任曉猛覺得愛人跟着他一起受苦了,任文亞卻覺得,兩個人在大學期間價值觀形成的階段走到一起,在想法和志向上都互相影響,從不覺得勞累辛苦,只覺得兩個人一起努力奮鬥最幸福。

在“家國同心,貢享美好”尋找青年眼中的愛情繫列活動尋找到的愛情故事中,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診科主治醫生才權,在疫情最嚴峻的時候被國家緊急救援隊徵召,馳援武漢方艙醫院,並且創新性地使用YY語音直播,給方艙醫院和全網的患者、觀眾解答各種問題。遠在遼寧瀋陽的妻子季海音也是一名醫生,兩人大學本科就在一起,研究生畢業後,江蘇人才權為了家在本地的季海音留在瀋陽。

疫情期間,才權支援武漢,季海音在瀋陽工作、照顧兩個孩子。儘管相隔千里,但在才權直播間,她是每天“蹲守”丈夫直播的忠實粉絲,還經常幫着丈夫解答患者的問題。在他們眼裏,國家平安,小家才能幸福。

在段鑫星看來,“情投意合,志同道合”是美好愛情的模樣。她建議大學生在戀愛中多一些理性,學會在人羣中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人。(根據受訪者要求,文中被採訪學生均為化名)

責任編輯:水冰暉

更多資訊,下載羣眾新聞

  • 陝西新聞

    編輯推薦

    娛樂星聞

   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

    Copyright © 1998-2020 by burberryusa-outlet.org. all rights reserved